自己描述男女之事过程/ 女人下面能灌几瓶啤酒

  • A+
所属分类: 检讨书3000字 2020-05-13 21:15:20

说完,牛壮就迈开大步走出家门,往远处人堆去了。

 

原本沈芳芳还有些老不不乐意,不乐意为了两头牛结果发生了那种羞人事儿。

 

可看到牛壮这个傻子真的去找人说去了,她又忍不住的高兴。

 

她早就想好了,两头牛,品种不错,重量也足,加起来能卖个七八千块钱。

 

买个iphoneX拿在手上,坚决不能套壳子,要套也是套透明的,这样也好让别人看到她的新手机多么牛壁。

 

眼下见到牛壮奔着人群去了,她仿佛见到崭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飘来。

 

飘来脸蛋儿上洋溢起开心笑容,沈芳芳就往牛壮那去了。

 

她得亲耳听听,牛壮承认放火的事情,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!

 

牛壮还真奔着人群去了,而且心里也真是存着承认放火的事情。

 

走到人群近前后,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,把那些说闲话的老娘们儿们吓一跳。

 

“不是,傻牛壮,你笑什么呢?笑的怪吓人的。”

 

有人询问,牛壮这才停止了怪笑。

 

环望过众人后,他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芳芳要嫁给我啦,她还摸了我!她还要我告诉你们,昨天早上那把火呀,其实是……”

 

正说着的,突然有温润小手一把将他嘴巴给捂住。

 

随后,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红着脸,着急忙慌的跟人解释。

 

“你们别听他瞎说。”

 

急匆匆的说完,沈芳芳拉住牛壮胳膊强行往回拖,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气。

 

牛壮急了,死气掰咧的挣扎着。

 

更是掰开沈芳芳的小手放声大喊,“耍赖是小狗,我不耍赖,你让我说!”

 

沈芳芳哪还敢让他说啊,急赤白脸的再次捂住,更是死命的往远处拖……

 

原本她还挺兴奋呢,想着新手机就要到手了。

 

可走到近前后听到牛壮这么一说,她当时就傻眼了。

 

这是要她的命啊这是,当着一群长舌老娘们儿的面,再把今天发生的事给传出去。

 

那她还活不活了,以后还怎么见人啊!

 

牛壮还要承认放火的事情,但沈芳芳却是打死也不敢让他开口了。

 

更是边拖边小声劝着,“傻牛壮,你别说了,我求你了,我求求你还不行吗?”

 

牛壮被沈芳芳给拖走了,空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长舌老娘们儿。

 

她们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着,随后有人说道:“听傻牛壮那话,我怎么觉得就像是沈芳芳帮他弄那事儿似的,然后还说起昨天早上那把火。”

 

又有人接话,“对啊,是不是沈芳芳跟她妈一样,想讹人傻牛壮的牛,所以故意帮牛壮干那事儿,引诱牛壮出来告诉咱们,承认昨天早上那把火是他放的?”

 

“我觉得不太可能,沈芳芳一个大姑娘家家的,能好意思跟一傻子干那事儿?”

 

一群老娘们儿在那嘀嘀咕咕的,话题全部都围绕在沈芳芳的身上……

 

牛壮被沈芳芳给强行拽走后,老大的不乐意。

 

他都生气了,气呼呼地甩开沈芳芳小手,他大喊,“我不能耍赖,我不当小狗,我要说!”

 

沈芳芳都给气祸祸了,“你还有脸说?该说的你不说,不该说的你倒一点没落下。要不是我刚才捂你嘴巴捂的快,这会儿村里就该炸开锅了!”

 

原本还在生气的牛壮,顿时愣怔,“谁家炸锅了?不是我干的,我没去啊,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呢,芳芳你可得给我作证,真不是我炸的,我没买地雷,不是我炸的,真不是!”

 

沈芳芳差点没给气哭了,还地雷,地你麻痹……

 

理这东西跟傻子是没法讲的,沈芳芳气到不行不行的,最终也只能是跺跺脚含恨走人。

 

但牛壮却不放人了,一把拽住她胳膊,满脸的讨好。

 

“芳芳,芳芳,你别走,我这就去跟他们说,火是我放的。”

 

沈芳芳一听这话当时就吓的肝颤,她连忙拽住牛壮的手,含着哭腔央求道:“傻牛壮,我求求你了,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?你可千万不要再说了,我求你了!”

 

牛壮很不高兴,“不行,我发誓了,我不能当赖皮的小狗!”

 

沈芳芳真哭了,眼泪哗哗的,“我是,我是赖皮狗行不行?你行行好,千万别说了……”

 

这会儿,沈芳芳是打死也不想那两头牛了,更不敢想新手机。

 

她就想着赶紧离开牛壮家,今天这事她自认倒霉,只求千万别传出去才好。

 

但牛壮偏不,还直吵吵着要做一个守信之人,坚决不当癞皮狗!

 

在沈芳芳的连番央求下,牛壮这才放弃了‘承认放火’这件事。

 

沈芳芳长长松了口气,转身就走人,她是真怕了这个傻子了,没招没招的。

 

但牛壮却不想放过她,这么娇媚的小身子呢,哪能轻易放过?

 

于是在沈芳芳转身准备离开的第一时间,他就把人给拽住了。

 

硬拉着胳膊,牛壮死活不让沈芳芳离开。

 

“芳芳,你帮我洗澡好不好,我喜欢让你给我搓背。”

 

当沈芳芳听到牛壮的要求后,气的眼珠子里面都快喷火了。

 

“你对我又摸又弄的,回过头就出去差点把我卖了,现在还想让我帮你洗澡?你这个死傻子怎么想的这么美?!”

 

她是真急眼了,也顾不上再说温言软语的欺骗牛壮,开口就是硬怼。

 

这一通怼,直把牛壮给怼的委屈到不行。

 

“我没让你帮我弄,是你先惩罚我的……”

 

嘟哝两句后,牛壮忽地又说道:“我知道了,芳芳,你生气了,你肯定是嫌弃我没有出去承认放火的事。你等着,我这就出去跟他们承认去!”

 

话撂下,牛壮迈开步子就想往门外冲。

 

沈芳芳吓的连忙一把抱住牛壮,惟恐拽不回来,两只手死死搂在牛壮腰上。

 

这会儿的沈芳芳都开始懊悔,懊悔干嘛招惹这个傻子。

 

便宜不占着不说,还都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

 

但没办法,牛壮一门心思的想要出去‘承认放火’,她只能用尽一切办法拦下。

 

甚至于,不惜答应为牛壮洗澡。

 

“好牛壮,乖牛壮,芳芳给你洗澡,好不好?”

 

温言软语的劝慰着牛壮,沈芳芳这才好不容易把牛壮‘承认放火’的心思给拦下。

 

可是当牛壮兴高采烈的去找大澡盆后,沈芳芳又懊悔了。

 

所以当牛壮把大澡盆拿来的时候,她羞声问道:“牛壮,咱今天先洗头行不行?”

 

牛壮立刻摇头,“不行,我喜欢芳芳的手,芳芳的手温软,要帮我洗澡。”

 

任沈芳芳怎么说,牛壮就是不答应。

 

她还不敢恼,只要稍微表现的恼火,牛壮就要出去‘认罪’。

 

全村唯一的大学生沈芳芳,愣是被牛壮这傻子给逼的没招没招的。

 

最终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牛壮脱光衣服,一丝不挂的坐在大澡盆里。

 

“唉,反正已经看过了,洗就洗吧……”

 

纵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,沈芳芳也没别的招了,只能下手帮牛壮洗澡。

 

只是洗着洗着的,她的心里就又开始痒痒了。

 

倒也不是她故意的,只是牛壮的胸膛实在太结实了,而且很是火热。

 

人说男人的肌肉就如同女人的身前,对异性充满了强大的吸引力。

 

最先看到这句话时沈芳芳不信,可现在当她亲手接触亲眼所见后,她信了。

 

因为她忍不住的在幻想,如果被这强有力的胸膛给抱住,会不会特别温暖?

 

这种念头泛起在脑海中后,沈芳芳吓了一跳,小心脏扑腾腾的急促跳动着。

 

她都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对牛壮泛起这样的念头。

 

可是在这种念头的加持下,她又忍不住的将目光投向了牛壮。

 

脑海中幻想着自己跟牛壮发生些什么的旖旎画面,沈芳芳吓了一跳。

 

她觉得自己怕不是真的有什么心理疾病吧,竟然会希冀那么粗暴血腥的受虐事情。

 

她不敢再想了,赶紧将目光挪向旁处,胡乱的帮牛壮擦拭着。

 

望着俏然脸蛋儿上写满慌乱羞涩的沈芳芳,牛壮又躁动了。

 

尤其是看到那双被肉色丝袜包裹的性感美腿后,牛壮更加的冲动。

 

他想要得到她!

 

想到就做,这就是傻子的特权,都不需要讲什么道理!

 

于是牛壮猛地一把抱住沈芳芳,硬生生的给拉倒在大澡盆里。

 

这大澡盆挺过瘾的,坐两个人都宽裕。

 

沈芳芳被拉的,身子不稳一下就扑倒在牛壮的身上。

 

“牛壮,你干什么!”

 

羞急到不行不行的,沈芳芳赶忙鼓足最后一点力气,翻身准备从牛壮身上离开。

 

但这时候,牛壮却端起了她的双脚,让她重新跌坐回澡盆内。

 

牛壮注视着那双娇嫩的脚丫。

 

忍不住的将头凑了上去。

 

沈芳芳更羞了。

 

她挣扎着,拍打着,可牛壮就是不撒手,更不撒口。

 

沈芳芳想喊救命,可是话都嘴边又不敢开口。

 

万一被别人发现她和牛壮在一个澡盆里,那今天的事情还怎么解释?

 

以牛壮这个傻子的智商,肯定从头到尾的都说一遍,那她不羞死个人了!

 

所以她只能央求牛壮,“牛壮,别弄了,你松开我吧!”

 

对于沈芳芳的央求,牛壮径直摇头。

 

他说,“芳芳,我喜欢给你洗澡。那天老沈给我看了个电影,电影上男人就是这么给女人洗澡的,而且那个女人特别的舒服,我愿意这么给你洗,你也会很舒服的。”

 

沈芳芳都羞死了,而且隐隐还有些恼意。

 

她都不明白,老爸都那么一把年纪了,干嘛还看那种电影,更是把牛壮给教会了。

 

这会儿可倒好,老爸挖的坑,亲生女儿给掉坑里了。

 

可问题的真实情况下,老沈根本没给过这样的电影,这都是牛壮瞎编的。

 

他吃准了沈芳芳一个女孩子不好意思拿这种事问她爸,所以才会理直气壮的瞎扯淡。

 

看着牛壮的动作,想着将要发生的事,沈芳芳受不了了。

 

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,所以想尽一切办法的央求着牛壮,希望牛壮能松开她。

 

可无论她怎么说牛壮就是不松开,甚至她主动再度提及用之前的方法帮牛壮,牛壮也不松。

 

猛的,牛壮掀开了沈芳芳的裙子。

 

沈芳芳害怕了,赶紧求饶。

 

“好牛壮,好牛壮,我还有事,你快让我走吧,改天我再给你洗澡好不好?”

 

牛壮红着眼睛,指了指沈芳芳的红唇,答非所问,“电影上演,女人用这个,男人也会好舒服。芳芳,你现在已经很舒服了,我也想舒服舒服,你帮我。”

 

沈芳芳下意识的看了看牛壮,当时就吓到不行不行的。

 

她连番拒绝,苦苦央求着牛壮放过她。

 

但牛壮这会儿却不说话了,头又凑了过去。

 

“你别动我那儿,你千万别动!我按你说的做行了吧。”

 

眼瞅着就要亲上了,沈芳芳甚至都能感受到牛壮火热的鼻息。

 

所以她赶紧求饶,万万不想那里被牛壮给祸祸了。

 

20年的贞洁,她还想保持更久,保持到给生命里最爱的男人呢!

 

无奈之下只能妥协,调整了一下姿势,将头凑了过去。

 

牛壮一边享受着沈芳芳的服务,一边眯着眼睛盯着沈芳芳看。

 

渐渐的,沈芳芳感觉从心底有一种情绪蔓延开了,这种感觉让她感觉有些不适,捏着拳头想要克制,却发现无力阻止,身子都软了下来。

 

牛壮知道火候到了,强行调整沈芳芳的身子,将头凑了过去。

 

瞬间沈芳芳就把持不住了,整个人都压在了牛壮身上。

 

沈芳芳感觉自己骨子里就是个坏女人。

 

被男人一碰就收不了,她不想做这样的女人,艰难央求着牛壮。

 

“牛壮,不要弄了,我好、好难受,我一点也不舒服,我……啊~!”

 

都不用牛壮特意做些什么打断,沈芳芳自己就说不下去了。

 

不是她不想说,而是被刺激的根本说不出话。

 

她觉得自己需要发泄,需要找一个有效的途经来舒缓自己。

 

于是,两人又凑在了一起……

 

从牛壮家离开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快11点了。

 

没办法,沈芳芳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,她需要晒干衣服,不然被人看到没法解释。

 

等衣服干了后,沈芳芳离开了。

 

沈芳芳离开牛壮家,一路怨恨着牛壮,一路又担心着自己今早的事情被发现。

 

万幸,村里那些长舌老娘们儿们,并没有流出什么流言蜚语。

 

其实那些长舌老娘们儿们也有她们自己的想法,这事一是没有真切的证据,足以证明沈芳芳帮牛壮弄那事儿了,不好冤枉人家小姑娘的清白。二是觉得牛壮是个傻子,可能性不大。

 

当然了,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:她们都怕沈芳芳她妈,那个撒泼打诨的赖婆娘……

 

她们不敢沾染赖婆娘,所以没有实锤,早上见到的事儿她们也不敢外传。

 

没有听到村里有关于自己的动静,沈芳芳放了心。

 

借住在孙晓芬家里的她,回屋找到了孙晓芬。

 

她回来的着急,没带换洗衣服,自然得找孙晓芬借衣服。

 

“晓芬姐,借你的衣服穿下行不行?我回来的着急,没带换洗衣服。这会儿来亲戚了……”

 

孙晓芬这会儿听到沈芳芳的话。

 

连忙回屋找出了崭新的衣物,她递给了沈芳芳。

 

沈芳芳接过拿在手里,说过感谢的话就回屋了。

 

听到院子里有谈话声,她走了出去,好奇是哪个男人会来到孙晓芬家里。

 

可刚到屋门口的,她就看到了牛壮一脸憨傻的笑容,在那跟孙晓芬说话。

 

甚至在见到她露面后,还高兴的跟她挥手打招呼,“芳芳,你……”

 

话都不让牛壮说完,心里吓到不行的沈芳芳赶紧冲上前,把牛壮往外推。

 

“你什么你,你个傻子不知道晓芬姐自己一个人住,往来男人会有口舌是非?你赶紧出去,快滚出去,快滚快滚!”

 

沈芳芳不敢让牛壮留下,万一再被牛壮说出什么事情来,那她可真得活活羞死。

 

然而就在这时候,孙晓芬却上前拉开她,说道:“没事,牛壮是来感谢我的。”

 

这时候沈芳芳才注意到,牛壮胳膊上挎着草篮,里面有镰刀,还有只打晕了的兔子。

 

牛壮憨笑着说,“我刚才准备去割点草喂牛,没想到一镰刀打到个兔子,把它打晕了。嫂子,给你吃,谢谢你。”

 

孙晓芬知道,这是在感谢自己昨天帮他证明火不是他放的那件事情。

 

只是她忍不住的有些羞赧,这不是应该的嘛!

 

火确实不是牛壮放的,因为起火那时候,他俩都差点在一起了!

 

但沈芳芳显然不知道这些,她也不想管这些,她就想赶紧轰牛壮离开。

 

“行了行了,兔子留下,你这傻子牛快滚快滚!”

 

都不等孙晓芬再说些什么的,沈芳芳就硬推着牛壮离开了。

 

只是推搡的过程中,她有些好奇,自己刚从牛壮家离开,牛壮什么时候打的兔子?

 

正好奇还没琢磨明白的工夫,牛壮突然就在她耳边说,“芳芳,兔子是我偷来的,我送给你的,是聘礼,我今晚就想让你给我当老婆,”

 

这话传进耳朵里,沈芳芳当时就羞到不行,而且她脑海中更是不自禁的浮现出一副画面。

 

在那幅画面中,她跟牛壮睡在一张大床上,两人都是一丝不挂。

 

然后,牛壮就狠狠扑向了她……

脑海中的幻想画面,让沈芳芳既羞又怕。

 

她不敢再想了,赶紧甩动脑袋,将那种吓人的幻想甩出脑海。

 

但随即,她忽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情:

 

牛壮是个傻子,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?

 

于是,沈芳芳好奇的问道:“牛壮,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?”

 

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老沈啊,是老沈跟我说的,说那种事特别舒服。”

 

沈芳芳当时就气的小脸都变色了,老爸整天在家干什么啊,怎么尽鼓捣傻子干那事儿!

 

她气呼呼的推开牛壮就想关门,但是却被牛壮给强行挡住了。

 

“芳芳,你是不是还在为我没有承认放火的事情生气?你别生气了,我这就去承认。”

 

沈芳芳当时就吓的把门给开开了,都说好了这事不再提,牛壮怎么又给拎出来了。

 

她实在没办法了,赶紧出门,把牛壮给拉扯到远处。

 

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,沈芳芳这才开口。

 

她说,“傻牛壮,答应我,上午发生的事情对谁都不要提起。而且那、那种事情,不是想做就能做的,得需要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。不管你能不能听懂,总之我不是那个合适的人,你也不是我那个合适的人,所以我们不能做那种事的,你明白吗?”

 

沈芳芳跟牛壮讲起了道理,可牛壮是个傻子,他根本不需要去听道理,更不需要去讲。

 

他梗着脖子问道:“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合适,明明是你说要给我做老婆的,那你就合适。晚上我来找你,聘礼我都下了,你就是我老婆,我要睡你!”

 

牛壮的话,直把沈芳芳给气到不行。

 

直接是说不通了,而且怎么着也劝不下牛壮,牛壮看起来就是非睡她不可。

 

正在愁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沈芳芳脑子里突然冒出个主意。

 

稍稍犹豫了下后,她啪的一拍巴掌,“就这么定了,晚上你来找我,我给你睡。”

 

沈芳芳这一答应,牛壮心里反倒没谱了。

 

他确实是想睡沈芳芳,但也没觉得这么简单就能睡到,他还想继续下套呢!

 

可套还没来得及下的,沈芳芳竟然就答应了,这是怎么个意思?

 

看到沈芳芳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,牛壮就猜到她又耍起了心思。

 

不过牛壮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的表现,反倒大为欢心,兴高采烈的颠着脚就离开了。

 

既然沈芳芳说是晚上,那晚上过来看看就是,看沈芳芳到底能给挖个什么坑!

 

望着远去的牛壮,沈芳芳长松了口气。

 

不过在往孙晓芬家走的时候,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又开始纠结了。

 

边走她边嘀咕道:“这样做,会不会太坏了?”

 

直至回到孙晓芬家门前时,沈芳芳的意志才彻底坚定下来。

 

“没办法,就这样吧,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……”

 

当天晚上的时候,牛壮吃过晚饭,就在屋里躺在炕上拨弄起了手机。

 

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,根本用不着手机这东西,但牛壮这手机都用三年了。

 

平日里不放在身上,多数时间都用来上网查东西了。

 

这会儿他在鼓捣的,是条关于长途煤运司机事故的新闻。

 

新闻是三年前的了,说是有两口子跑煤运失踪了,连人带车还有一车煤。

 

后来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两口子的尸体,还有跌撞到不成型的卡车。

 

这条新闻,牛壮倒背如流,一个字都不带错的。

 

但他还是每天都在看,在脑子里回忆整件事情。

 

父亲和母亲出车的前一晚,他迷迷糊糊的没睡着,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。

 

说是等跑完这一车,就有钱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。

 

当时牛壮也没多想,寻思这是拉了一车黄金呢,还能连房带车的都买上?

 

没在意,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

只是当父母出车走后,他就再也没见过,直至这条新闻出现。

 

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当天,他就‘傻了’,见谁也傻笑,这一傻就是三年……

 

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敲门声响起,很轻,怕吵到人似的。

 

牛壮下炕去院里开门,门前没人,反倒沈芳芳站在远处,正向他招手。

 

牛壮忍不住的犯琢磨,这沈芳芳,该不会是想趁夜弄死他吧?

 

脑海中泛起这个想法后,他咧嘴一笑,这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

他可不相信,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胆量。

 

关上门,牛壮就跟着沈芳芳走了。

 

没多会儿,两人一前一后,来到了孙晓芬的家门前。

 

招手让牛壮上前,沈芳芳把嘴巴凑到了牛壮耳旁,小声说道:“我家起火了,我现在借助在孙晓芬的家里。等会儿我先进去,你稍后再进,就是西边那间屋子。”

 

“进去后你悄悄的,别出声,别吵到孙晓芬。我也不出声,但是我怕太舒服了忍不住出声,所以你一定要死死捂住我的嘴巴,然后就跟我做那事儿,做完就快走,别被人发现……”

 

沈芳芳仔细的叮嘱了,一些细节也嘱咐到了。

 

牛壮听在耳朵里,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。

 

西边那间屋子可是孙晓芬的卧室,沈芳芳让自己闯进去,然后把被窝里那女人的嘴给捂住一通战斗,完事后赶紧跑。

 

跑掉之后呢?第二天被警察以强歼罪名抓走,失了身子的是孙晓芬,跟她沈芳芳没半点关系。她什么都不知道,一个傻子的指证又不能形成罪名。

 

而且极有可能,孙晓芬压根就不会报警,这事说出去,她还怎么有脸见人?

 

这沈芳芳的小心思耍的,挺毒啊,拿孙晓芬当替死鬼?

 

牛壮对沈芳芳的歹毒心思,有些不爽。

 

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,并且在随后偷摸的溜进了孙晓芬卧室内。

 

见牛壮溜进了孙晓芬的卧室,沈芳芳也赶紧溜回自己房间。

 

躺在大床上,她心里充满了紧张,提心吊胆的。

 

她最担心的是,万一牛壮发现屋里不是她,那该怎么办?

 

可是仔细想想,她又劝自己没事,琢磨着孙晓芬身材模样都不输给自己,还有种成熟的诱惑。即便牛壮发现不是她沈芳芳,怕估计也忍不住要干那事了。

 

就算是不干,那她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

反正强歼未遂的是牛壮,跟她有什么关系……

 

而这时候的牛壮,已经来到了熟睡的孙晓芬身前。

 

这时候的孙晓芬正躺在大床上,呼吸均匀,表情恬静,显然是已经睡着了。

 

天气热的缘故,她没有盖东西,甚至连睡裙都没再穿。

 

全身上下,就只有一条浅蓝色的小裤裤套在下面,。

 

借助窗外的月色,能看到她身前那曼妙正在随呼吸起伏。

 

相当的迷人,直把牛壮看的呼吸急促,忍不住的颠着脚上前,站到孙晓芬身旁。

 

忍不住那种勾魂的诱惑,牛壮弯下腰,将嘴巴凑了上去。

 

可刚刚没几下的,孙晓芬就有了感觉,白皙小手抬起来就往那抓挠。

 

所幸牛壮躲得快,这才没有拍在他脑门上。

 

纤细的手指在身子前面抓挠几下,舒服了,孙晓芬侧身扭向一旁,继续昏睡。

 

双臂垂在身前,那里给挡住了,根本没法再下口,甚至看都看不详尽。

 

于是牛壮盯住了她的下半身,看了一阵,忍不住把头凑了过去。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有醉人的嘤咛声,从孙晓芬的鼻腔中轻轻发出。

 

她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呼吸开始变乱,渐渐变的急促。

 

睡梦中,孙晓芬梦到丈夫回来了,而且还兴高采烈的握着一瓶药。

 

她问那药是什么,丈夫说,“这是国外最新的产品,一粒就能顶半个小时。”

 

孙晓芬亢奋了,以前五分钟最多,二三分钟是常态。

 

没成想国外还有这么先进的药,她开始难受了。

 

而这时候丈夫也伸出手,抚向她的身体。

 

每一次动作,都像是撩在了她的灵魂深处,直撩的她肉骨酥麻。

 

她想要了,她想抱住她的丈夫,让丈夫好好舒缓她这近一年来的渴求!

 

可就在伸出双臂的一瞬间,孙晓芬却搂了个空。

 

她当时就醒了,睁开眼睛看到空荡荡的床铺,这才失落的意识到,只是个梦而已。

 

长出了口气,孙晓芬心中满是失落。

 

她扭转过头,准备继续睡觉。

 

可就在这时候,她突然发现窗前竟然有个人影,而且还对着她傻笑。

 

孙晓芬当时就给吓呲牙了,咧开小嘴就要尖叫。

 

可叫声还没发出的,就有只粗砾的大手一把将她嘴巴捂住,更是有憨厚声音传来。

 

“嫂子,是我,傻牛壮。”

 

孙晓芬下意识的挣扎了一通,这才反应过来,刚才那人说他是……傻牛壮?!

 

镇定心神仔细看了眼,还真是。

 

孙晓芬松了口气,可吓死她了,这大半夜的。

 

但紧接着她就恼火到不行,一把拽开牛壮捂嘴的手,气呼呼的低声质问。

 

“这大晚上的,你不睡觉跑我家来干什么,你怎么进来的?!”

 

看到牛壮身子的异样后,孙晓芬就认为自己猜到了事情真相:

 

她认为牛壮是想和她干那事儿了,所以晚上偷摸的爬墙溜进来。

 

这让她很是气恼,她昨天早上愿意和牛壮那样儿,是她自愿。

 

可牛壮这闯进来,那就是心怀不轨,是别有企图。

 

孙晓芬容许自己把身子交给牛壮,但却不容许在这种情况下交给一个心存不良企图的牛壮!

 

所以不等牛壮回答的,她就气急败坏的指向门口,“滚,赶紧滚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!”

 

牛壮却是不滚,他能理解孙晓芬的惊吓和愤怒,所以也不生气。

 

他继续挂着憨傻的笑容,对孙晓芬说道:“我老婆骗我,她说她在这屋等我。”

 

孙晓芬正想继续撵人走呢,突然听到牛壮这么说,心里忍不住好奇。

 

“你哪有老婆,你老婆是谁?”

 

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沈芳芳啊,她就是我老婆,她说晚上在这屋等我的。”

 

孙晓芬忙做起身来,也顾不得身前什么都没穿。

 

眼睛中生出警惕色彩的她,忙示意牛壮上前。

 

牛壮倒也不见外,直接就脱鞋上床了,仅靠在孙晓芬身边。

 

那双贼溜溜的大眼珠子,直盯视着孙晓芬身子。

 

孙晓芬感受到牛壮的火热目光在盯视自己,有些羞人。

 

可眼下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赶紧压低嗓音低声寻问,“沈芳芳怎么变成你老婆了?她跟你说什么了?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?你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嫂子,不然嫂子不帮你治病了!”

 

在孙晓芬的威胁下,牛壮这才‘迫不得已’的把实情说出。

 

“早上沈芳芳去我家了,说她想给我当老婆,然后又说没钱上学,要牵走我的牛。我不让牵,她又摸我,说是让我承认是我给她家放的火,保险公司就会赔她家钱。”

 

“我想帮她,就愿意承认。可出门后我刚跟人说她摸我,她就不让我说了,还说不用让我承认我放火的事情了。我想承认,她不让我承认,还非要给我洗澡。”

 

“再后来,就让晚上来这个房间……”

 

简明扼要的说完,牛壮就直勾勾地盯上了孙晓芬。

 

“嫂子,我好难受,你帮我治治,好不好?”

 

孙晓芬都气到快要爆炸了,身子前面随愤怒的情绪而起伏不停。

 

这把牛壮给稀罕的,忍不住的就伸出大手。

 

孙晓芬一时不查,身前就被沦陷。

 

让她忍不住的冒出娇声欢吟,“啊~!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