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与农村娘俩性经历小说/男票一整晚不把丁丁拔出来

  • A+
所属分类: 检讨书3000字 2020-05-13 21:13:12
嘻嘻,没想到你比赵淮山还要厉害。”

林萧笑着。

 

我却一惊,赵淮山不是还没有弄过她吗?难道这一次是为了我的女友,故意把我诓骗过来的?

 

林萧似乎感应到了我的怒火,低声又道:“其实,在你昏睡过去后,我已经被赵淮山弄了。”

 

啊?

 

我满眼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

她接着又说道:“赵淮山想追求我,我早就有感觉了,所以答应来约会,也有了这方面的准备,只是没想到你女友倒成了牺牲品?”

 

什么意思?

 

我忙追问道。

 

林萧道:“赵淮山弄我的时候,恰好被你女友看到了。哈哈,接下来,赵淮山就把你女友叫过去一起玩。你女友自然是不肯的,所以,赵淮山只让她帮忙把我们的过程用手机拍下来,说是留作纪念。可看到情动的时候,你女友又怎么会把持的了,最后还不是都伺候了赵淮山?”

 

啧啧啧。

 

林萧顿了顿又说:“你女友放浪的样子,可精彩了!就连我一个女人看了,都忍不住有那种冲动,更何况赵淮山了。”

 

没想到,我女友居然来了个二凤一龙,听得我心脏砰砰直跳,脸上一片火辣辣的,兴奋的下面都胀满了。

 

心里不由咬牙切齿,不是骂赵淮山居心不良,而是骂自己的女友,怎么会变得那么放浪?

 

这会我跟林萧纠缠在一块,她立刻就感应到了我下面的变化,咯咯娇笑道:“没想到,你跟赵淮山是同一种类型的人。”

 

什么类型的人?

 

我心里有些难受,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女友跟林萧两女一男的那点事,所以有些心不在焉地问着。

 

“咯咯,都是暴露女友的BT男。恨不得全世界的男人,都知道自己女友那完美优秀的身体,都恨不得其他男人能够骑在自己女友的身上……”

 

林萧的话,让我有些讶异。

 

好像自从泰国回来以后,我内心确实有一种这样的感觉,充满了想要暴露女友的冲动。

 

林萧又说道:“其实,也没什么的!这也从另一面说明了,你对女友更深层次的爱,已经不是肉体的纠缠,而是精神上的陪伴。”

 

林萧的话,让我陷入了一阵沉默。

 

从小我接受的可是最传统的国学思想,怎么能够接受得了这么新潮的东西,但貌似在心底,女友跟其他的男人的事,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,只是碍于男人的脸面,生了些闷气。

 

而且,这似乎并没有让我减少一丝的爱意,反而让我更加爱女友了!

 

难道……林萧分析的,是真的?

 

“你不信我的话,可以试试。”林萧眯着眼看着我。

 

我被她看得心里有些慌张,仿佛心里最隐秘的那层东西,被她扒了出来,偏偏我又没有任何力气反驳。

 

我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怎么试?”

 

林萧道:“你自己去瞧瞧不就好了?刚才我们玩的时候,赵淮山已经把你女友带到另外一个房间了。你难道不想亲眼去看看吗?”

 

她的话,就像是递来糖果的恶魔,让我深陷其中,连一丁点的反抗都没有,于是我起身,悄悄地出了房间。

我在四周溜达了一圈,发现到处都是保安。

 

不过看他们,也只是守住进来的人,里面走动的人,他们并不会阻止,我逛了一圈,这一层有很多的包厢,连过了两道门,进去时四周有很多女人的嗯哼声,一听就是很多男人都在这跟女人滚床单呢。

 

突然,我耳边听到了一阵很熟悉的叫声,凑过去一看,从缝隙间看到里面骑在女人身上的情景。

 

这里好像都不设防,气氛说不出的淫靡。

 

我的目光搜寻了好几处地方,终于在一个包厢外找到了自己的女友,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一地。

 

女友的身边站着一个三四十岁胖胖的男人。

 

我脑子里面有点混乱,但莫名地想起了林萧对我说的话,难道她把我看透了,我其实内心隐藏着很严重的暴露癖?

 

如果不是的话,那为什么看到眼前的一幕,我不是愤怒,不是生气,反而有一种很变态的兴奋感。

 

这时,女友一丝不挂地躺在了沙发上,有个中年男人不断地用手搓揉着女友那圆鼓鼓的高耸。

 

一阵阵眩目的快感冲向脑袋。

 

没想到那中年男人发现了我,竟然追了出来。

 

我吓了一跳,以为他要打我,怎知他粗手把我拖进了房间说道:“臭小子,别偷看,要就正大光明的看。”

 

我脑子有些凌乱,愣在当场。

 

那男人见了,嘿嘿笑着:“臭小子,这是今晚最好的节目了,这个女人的男友把她奉献了出来,大家都可以免费的试试,随便怎么弄都可以。”

 

他一边说着,一边又走回我女友旁边,抱着她娇柔的纤腰,我女友无力的身体往后一仰,那胸脯凸起的部分显得更大。

 

中年男人大嘴咬了上去,我女友登时嗯嗯哼哼地呻吟起来。

 

干他娘的。

 

我还从未这么静距离地看着女友被陌生人玩弄,那种刺激和兴奋,看得我浑身都颤栗了起来。

 

不过,我才是顾清的男友,麻蛋的,一定是赵淮山那混蛋做的好事。

 

中年男人继续揉捏着女友那浑圆的柔软,一面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今晚运气真不错,没想到刚来这酒吧,就有服务员告诉我们,说有很特别的节日。来到这,才发现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被人丢到了这。哈哈,你说我运气好不好?”

 

我无言以对。

 

他又好像专家那样的教我:“你看这小丫头,猜她多少岁?我看她这么娇嫩的身体,还有那脸,估计也就20岁吧,不过她这个胸倒被开发的很成熟,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!”

 

他兴奋地玩弄着我女友,继续说:“你别看女生都是矜持,一本正经的!其实啊,骚得很。”

 

说着,他把女友双腿曲起,然后向两边压下去,女友的秘密整个都暴露了出来。

 

我从没想到,会以被说教的身份,来欣赏女友那完美的身体,心里咬牙切齿的,可身体却兴奋的胀破了天。

 

而且,我居然还认同了中年男人的话。

 

女友躺在这,人事不省的,最后还不是任由陌生男人掰开了双腿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弄?

 

“你看这里。这小丫头表面很清纯,可那叶子又厚又柔软,我敢说她骨子里一定很风骚,任何男人只要稍逗她一下,她一定会主动的奉献自己。”

 

陌生男人骂骂咧咧,说了一大堆凌辱女友的话,我非但不生气,反而越听越兴奋,恨不得也上阵搏杀一番。

 

就在这时,那男人脱了裤子,朝我嘿嘿笑着,“小兄弟,就让你亲眼见识见识,这女人到底有多风骚……”

 

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

理智告诉我应该立马阻止接下来所发生的,可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冲动战胜了理智。

 

看下去!

 

看看平日清楚温婉的女友,放浪形骸的真实一面!

 

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,迫使我逐渐走近。

 

中年男子三两步来到女友身前,胯下的比我稍逊一筹的本钱,随着走动晃动不止。

 

“现在这女人啊,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”

 

说着,他伸出一条大毛腿,分开女友修长的美腿,一只手覆在鼓囊的饱满上,一阵揉搓按压。

 

动作简单粗暴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。

 

我看不下去了,这他妈可是我女友啊!

 

平日里我们办事,那都是轻手轻脚,小心翼翼,生怕弄疼了女友。

 

不但对她爱护非常,对她的身体更是加倍呵护。

 

“你能不能轻点,她是我……”

 

“小兄弟,你急啥?等老哥爽完了,你再上也不迟。”

 

我的话被他硬生生打断,还没来得及阻止,这老色鬼另一只手抓住女友浑圆柔软,使劲揉起来。

 

两指时不时夹住逐渐凸起的颗粒,来回搓弄。

 

“嗯……啊……”睡梦中女友似乎已经动情,红唇微张,开始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喘。

 

“看见没,稍稍一弄就露出真面目。”

 

中年男子冲我得意一笑,上下其手,动作极其娴熟。

 

这一幕看的我热血沸腾,浑身热的厉害,腹部那团燥热逐渐扩遍全身。

 

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被人肆虐玩弄蹂躏,前所未有的兴奋令我胯下的伙计越发膨胀。

 

“外表越是清纯的女人,越骚浪,这小丫头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

中年男子嘿笑一声,扬起在女友下面一直抠弄的手,在我面前晃了晃。

 

“看见了没,这水儿,啧啧啧,都能把人淹死。”

 

女友美腿中间地带,此时已经湿哒哒一片,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似得,嫩的出水,让人很想咬上一口。

 

“小兄弟,去后面,帮老哥把这骚丫头的腿给我扶住。”

 

靠!

 

这是我女友!不是他妈的公交车,谁都能上!

 

“老哥,今晚这地方女人随便玩,你看你能不能别玩她了?”

 

虽然我承认喜欢看别人当着面儿玩弄女友,看她平日在我面前不会露出的淫荡一面。

 

但不管怎么说,顾清是我女友。

 

要是放任不管,也太不是男人了。

 

“小兄弟,你说啥呢?这么水嫩清纯的小姑娘,错过可就不会再有了。”

 

“而且你看看她,稍微一弄就出水,绝对是床上的最佳伴侣。”

 

说着,中年男子不由分说压在女友身上,对着那一对柔软饱满就是一阵乱啃。

 

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,就跟没吃过奶的孩子似得,那叫一个香。

 

“嗯嗯……啊。”女友开始无意识娇喘,不断扭动,如同发情的母狗。

 

两片柔软上的颗粒越发凸起,周围出现细小的颗粒,仿佛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莲子。

 

在充满淫靡气息暗沉红灯光芒下,令人无比兴奋。

 

“还愣着干啥?帮老哥把腿扶着,我两下完事不就该你了么。”

 

在异象兴奋外加强烈的荷尔蒙刺激下,我鬼使神差的来到女友身后,抓住她两条我平日里爱不释手的美腿。

 

“这就对了嘛。”

 

中年男子屁股一撅,早已坚硬的地方就欲直捣黄龙,闹个天翻地覆。

 

“等下!”

 

我连忙出声阻止,这老色鬼要真枪实弹上阵,那还得了!

 

“又怎么了老弟?你这一惊一乍的搞得老哥都差点疲软了。”

 

“不,不打算做点防护措施吗?毕竟……”

 

“毕竟咋了?”

 

“毕竟美这女的这么骚,万一有啥病呢?”我急中生智,虽然这话有些侮辱女友,但她已经被赵淮山灌得人事不省,知道个屁。

 

只要能阻止女友不会被内入,这就够了。

 

中年男子一愣,“也对,以防万一。”

 

带上‘小雨衣’,在我愤怒又兴奋的注视下,中年男子猛然向前一挺!

 

靠!

 

亲眼目睹自己的女友被人骑,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兴奋,彻底冲散了我仅剩的理智。

 

从我这个角度看去,能够清楚的看到女友那两片娇嫩的叶子,在中年男子来回挺动下,不断翻起紧合。

 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

中年男子就跟个打桩机似得,用力顶撞,“小兄弟,咋,咋样,老哥功夫不错吧。”

 

“不过比起年轻还是差了点,想当年老哥可是号称电动小马达,只要被干过,没有哪个女的不想再来第二次。”

 

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炫耀着资本,而我一句都没听进去,注意力全在女友身上。

没错!我那清纯温婉的迷人女友,此刻正被陌生男人大力侵犯。

 

而身为正牌男友、深爱着女友的我,亲眼目睹这一切,非但没有感到愤怒,反而异常的兴奋!

 

这一刻,我终于明白林萧那句话的真正含义。

 

我对顾清的爱,已经超越了肉体,翻过精神,达到了一种‘只要她好,便是晴天’的地步。

 

或许这是一种心理自我安慰,但不管怎么说,此刻的我没有任何愧疚。

 

因为女友是兴奋的!

 

“嗯嗯……啊,嗯……”

 

在中年男子打桩式狂猛挺动下,意识迷糊的女友开始放荡的回应起来。

 

一双修长没有丝毫赘肉的美腿,出于本能的夹住中年男子那有着三四圈赘肉的腰,忘情的呻吟娇喘。

 

我想,女友大概是把这个正在疯狂弄成的中年男子,当成了我。

 

“小,小兄弟,再抬高点。”

 

正在我浮想联翩之际,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

下意识的,我将女友一双美腿稍稍向上提了提。

 

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见状,中年男子双眼放光,就跟他妈的饿狼一样,猛地弯腰,嘴巴张的老大,一口啃在女友面团似的柔软上。

 

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攀上女友另一个饱满柔软,用力揉捏起来。

 

双指时不时夹住柔软上那大小如同枣核的凸起颗粒,捻弄挤压,同时嘴巴大张,伸出泛黄的舌头来回舔弄吸吮。

 

手和嘴的配合,堪称完美,女友立马被攻陷,樱桃小嘴微微张合,不断发出亢奋的娇喘。

 

那令我一直垂涎的完美娇躯,随着中年男子的挺动以及沉闷的肉体碰撞声响起,好似濒临渴死的鱼突然落入湖泊,由心而发,愉悦的扭动着。

 

“啊,啊,好有力,大力一点,嗯嗯……”

 

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亲眼目睹清纯的女友,会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,因为这事搁谁也受不了。

 

但此刻我眼睛却瞪的老大,死死盯着脸色潮红,嘴巴微张,来回扭动着一丝不挂娇躯的女友。

 

甚至还帮助他人更方便大力输出女友!

 

“瞧见了吗小兄弟?这他妈就是个骚到骨子里的浪货!”

 

中年男子似乎受到女友淫语刺激,起身一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细汗,猛地一巴掌抽在女友一片上下忽闪的柔软上!

 

“啪!”

 

“啊……!

 

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女友脑袋猛然向后一仰,白皙娇软的脖颈紧紧绷起来,发出一道极其亢奋呻吟。

 

一张清纯精致的脸蛋,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。

 

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但又好像是爽到极点的表现,反正我和女友办事的时候,她从来都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 

不是死死咬着嘴唇子,发出跟蚊子一样的哼唧声,要么就是双手捂脸。

 

“贱货!欠干的小母狗!”

 

女友激烈的反应让中年男子也亢奋起来,手掌再次扬起,啪的一声抽在女友已经微微泛红的饱满柔软上。

 

顿时,女友发出一道满足兴奋的呻吟,两条美腿猛地蹬直,脚趾用力弯曲,粉嫩白皙的脚心顿时皱褶满布,就跟猫爪子一样,让人不自觉生出一种想要疯狂蹂躏的冲动。

 

靠!

 

这一幕看的我恨不得上去给老色鬼一脚,他妈的这简直就是在玩虐啊!

 

但不知咋回事,我脑袋却跟充血了一样,异常的兴奋。

 

藏在裤裆里的物体前所未有的坚硬,就跟要爆炸似得。

 

中年男子彻底玩嗨了,双手使劲抓捏女友的两片柔软,使其不断变换成各种形状。

 

“啊!嗯嗯……”女友完全放飞自我,翘臀抬起,不断迎合中年男子的挺动。

 

“看见了没小兄弟,老哥说的咋样,越是清纯的女人越骚,特别是这个年纪的小姑娘。”

 

我不得不佩服这老色鬼的战斗力,大力猛干五六分钟了,丝毫没有停歇缴械的意思。

 

“这种女人就要好好开发,不要当成人看,就当成一只发情的母狗。”中年男子说完,终于放弃对女友两片柔软的蹂躏,一只手抓住女友的柔顺的长发,用力向后扯去。

 

出于身体本能,女友蜜桃臀不由自主的向上抬起。

 

这个角度,使得两人下面完美贴合在一起。

 

中年男子立马其根而入,狠狠顶撞,“呼……玩女人其实持久力不算啥,最重要的是要会花样,活要好。”

 

“小兄弟,好好学着点,看老哥是怎么干的,等会你可以亲自上阵实验一便,保准让你不管是肉体还是精神心理都会得到满足。”

 

女友似乎已经快接近顶峰,光溜溜喷香的娇躯开始大幅度扭动起来,美腿一张一合。

 

中年男子却在这时候突然停下来,拔出湿哒哒的粗棍,“小兄弟,帮老哥把这小骚丫头翻过去。”

 

我没有犹豫,立马照做,因为想看看这老色鬼还会玩啥花样,更想看看在陌生男人疯狂输出下的女友,会骚浪成什么样。

 

我双手从女友腋下穿过,搂住两条细嫩的胳膊,中年男子立马抓住女友不安分的美腿。

 

中年男子冲我一笑,心照不宣下,我俩猛然用力,直接把浑身瘫软跟没骨头似得女友翻转过来。

 

“瞧好了小兄弟,接下来才是重头戏,学会这一招,保准让你受益无穷。”

 

中年男子老气横秋的瞥了我一眼,拽住女友美腿,使劲往下一拉。

 

顿时,女友的翘臀完全暴露在暗沉的红灯下。

 

“这一招叫老汉推车。”

 

将女友的美腿反架在肩膀上,中年男子再次进入,双手也没闲着,不断拍打着女友的翘臀。

 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

随着中年男子的抽打,女友翘臀红晕一片,但娇喘呻吟却更加亢奋。

 

女友一头秀发散乱在洁白的床单上,娇躯随着中年男子的挺动,不断抽搐。

 

两片肉软因为下半身悬空,跟两个乳盅一样吊着,来回摇晃,泛着让我口干舌燥的波浪。

 

“咝……!”就在我看的热血沸腾,很想掏出家伙撸弄一番,以此来缓解胀痛感时,中年男子突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

我知道,这老色鬼不行了。

“这小贱人是大学生吧,真他娘的紧,搞得老子快要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

狠狠一巴掌抽在女友泛红的翘臀上,中年男子并没继续抽打,而是使劲揉捏起来。

 

挺动的频率,前所未有的快猛,好像马上就要缴械投降。

 

“干!干死你,干死你!”

 

女友虽然意识模糊,但身体的本能却存在,开始剧烈抽搐起来。

 

“来了!”低喝一声,中年男子上半身前倾,前后快速挺动十几下,狠狠向前一挺。

 

那狠猛的劲儿,就跟要把自己挤进女友的身体里一样。

 

“呼……”

 

长长的出了口气,中年男子跟死狗一样瘫倒在女友柔软的娇躯上。

 

不知怎么回事,我在此时也松了口气。

 

虽然目睹女友被别人肆意弄很爽,但终究还是没能迈过正常伦理那关。

 

“小姑娘玩起来就是爽啊。”拍了拍女友被抽的通红一片的翘臀,中年男子心满意足的直起身子。

 

见我没反应,他叫了一声,“小兄弟,还愣着干啥?趁这小丫头还没醒来抓紧时间玩啊。”

 

抹了抹额头,中年男子走进浴室,而我则傻愣愣的看着烂醉如泥,瘫倒在床上的女友。

 

在散发秀发遮盖下的清纯俏脸,隐约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。

 

这就是我那个平日里矜持清纯,温婉可人的女友?和坐台的没啥区别!

 

“怎么还不弄?等她醒来可就得另加钱了。”

 

见我没动弹,中年男子一边穿衣服一边好心提醒。

 

我愣了下,恍然大悟过来。

 

靠!这老色鬼竟把我女友当成这个场子坐台的茶妹了!

 

“小兄弟,记住老哥刚才的用的招式,好好感受。”

 

中年男子穿好衣服,在我肩膀上拍了拍,挤眉弄眼笑了笑,潇洒离去。

 

看着玉体横陈的女友,我不再犹豫,抱着她向浴室走去。

 

虽然我没有洁癖,可毕竟被别人玩过了,总的洗洗吧。

 

“唔……”

 

就在我刚刚将洗的香喷喷的女友从浴缸里抱出来,准备付诸行动,让胯下舒服舒服时,一声嘤咛,打断了我的美梦。

 

女友竟然在此时醒了,弯眉微微皱动了下,但随即又舒展而来,一把揽住我的脖子,将脑袋头靠在我胸膛上。

 

“你真坏,弄的人家下面的肿了,不过……我喜欢。”

 

看着一脸娇羞满足的女人,我是懵逼的。

 

见我不说话,女友轻轻捶了我一下,“怎么?不承认?不是你把我迷晕,然后肆意妄为吗?”

 

我他妈还能说什么?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,连忙点头称是。

 

因为这事我无法说出口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女友被别人玩弄,不但无动于衷而且还出手相助。

 

这要是被顾清知道了,准得和我说分手!

 

帮身体软的惊人的女友穿好衣服,我搂着她的细腰,回到原来的房间。

 

“你们俩可真够疯狂的。”

 

刚刚推开房门,赵淮山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。

 

我连忙看去,不知何时,这小子已经回来,搂着林萧,笑眯眯的看着我俩。

 

“你俩够可以的啊,跑哪玩去了?”

 

赵淮山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和女友,但我能感觉到,他大部分目光都落在女友身上。

 

原因很简单,只因为此刻女友虽不能说是容光散发,却是娇媚可人。

 

或许是生理上得到满足,媚眼如丝,一脸潮红。

 

特别是那一对明亮的大眼睛,水汪汪的,看人就跟暗送秋波似的。

 

说话间,赵淮山起身向我走来,扔过来一根烟,“玩美了吧?走吧。”

 

话落,赵淮山在我肩膀上重重拍打了一下,就在我不明所以之时,他冲我眨了眨眼。

 

我愣了一下,什么都没说,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。

 

……

 

一路无话,等回到学校后,我们四人准备各自分别,女友却突然说出了一句话。

 

而我们三人因为这句话全部愣在了原地,我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种话怎么能是从我这个温婉可人,清纯靓丽的女友嘴里说出来的。

 

因为女友竟然说这面具之夜很不错嘛,她已经有些喜欢了!

 

我听的脑子一热,差点脱口道出实情。

 

女友确实玩的很好,也已经爽了,可我他妈的还憋着呢。

 

虽然裤裆的小帐篷已经消失,可那玩意儿依旧憋的胀疼,急欲发泄。

 

我很想抱着女友好好大干一场,于是就把她拉到一旁,“咱们先回吧,等以后有时间了再去面具之夜。”

 

“好啊,但是……”昏暗的路灯下,女友娇嫩清纯的面庞,突然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,“今晚我们角色扮演好不好?”

 

面对女友这突如其来的要求,我先是一愣,而后欣喜如狂的点头答应。

 

等这一天我等的黄花菜都快凉了,因为女友老是放不开。

 

没想到经历这一次事情之后,女友放浪的本性逐渐被打开,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,虽然有些意想不到,却让我很是高兴。

 

看来那老色鬼说的一点都不假,越是清纯的女人越骚。

 

“你想让我扮演什么?”揽着女友纤细的腰肢,我心中火热一片,恨不得立马把女友就地正法,大干一场。

 

“老师学生,护士病人,空姐乘客,警察犯人,这些都行,随你挑啊,只要你高兴什么都可以。”

 

很是羞涩的说完这番话,女友娇羞的将头埋在我怀中,一只柔嫩的小手在我腰间一阵乱摸,看样子已经发骚了。

 

我被摸得浑身燥热,心里就跟猫抓一样似的,痒的厉害,刚准备说好,没想到赵淮山却突然走来。

 

“你俩瞎嘀咕什么呢?看你一脸兴奋的样子,说什么高兴的事呢?说出来也让我跟着乐呵乐呵呗。”

 

女友娇哼一声,一阵风似的跑向林萧,只留我和赵淮山两人。

 

这让我感觉女友好似刻意留给我和赵淮山谈话的空间,又好似不愿正面面对赵淮山,心中不由一惊,女友该不会发现什么了吧?

 

“你俩刚才说什么呢?看你一脸贱笑的样子。”

 

我接过赵淮山递过来的香烟,还没有点燃,这小子又给我很上道的点上。

 

“能说什么,男女朋友之间的私密话题呗,怎么,连这个你也想听?”

 

哪知赵淮山却拍了拍我的肩膀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刚才我隐约听到什么角色扮演。”

 

“说实话,你俩今晚是不是没有玩爽?想等会儿角色扮演好好干上一场?”

 

“可不是吗?顾清她非要和我角色扮演,让我……”嘴上没把门儿,一时说漏嘴,幸好我反应过来及时刹住。

 

在看赵淮山,他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,嘴巴就差没咧到后耳根,凑到我耳旁,“没想到你女友看着清纯,隐还挺大啊。”

 

“你看这样行不行?刚好我也没有玩尽兴,今晚不住校了,我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,咱们四个去我公寓好好的玩一场,怎么样?”

 

我没想到赵淮山竟然自告奋勇,想了想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。

 

毕竟赵淮山这小子连我女友也玩了,还有什么好害羞的。

 

刚好女友不是喜欢刺激,不是喜欢被人凌辱的那种感觉吗?今晚就好好的玩上一场。

 

见我点头答应,赵淮山兴奋的拍了拍我肩膀,“兄弟我就知道你也好这一口,走。”

 

见我和赵淮山勾肩搭背的走来,女友一愣,“干嘛去?刚才不是说好了……”

 

我用手指戳了戳赵淮山,“他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,今晚睡他那。”

 

女友似乎有些意想不到,很惊讶的看着我,好像在等待着我的下文。

 

压下心中的躁动,我走过去揽住女友纤细的腰肢,压低声音凑到她耳旁,“角色扮演有外人在场,岂不是更刺激。”

 

想象中女友剧烈的反应并未出现,反而冲我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,细若蚊声的嗯了一句。

 

但在这羞涩外表下,我看到的是女友放浪形骸的一面。

 

她喜欢刺激,更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展示自己!

 

“走吧。”

 

见女友不反对,赵淮山勾住林萧的脖子,一只手毫不避讳的捏着她的翘臀,径直向外面走去。

 

我心中一动,见四处无人,一只手伸到女友胸前,穿过层层布料阻隔,捏住那片柔软,使劲的抓了一下。

 

女友顿时娇呼一声,瘫倒在我的怀里,“要死了,被人看见怎么办。”

 

话虽如此,但女友只是装模作样的在我胸膛上轻轻地捶打了几下,并没有极力阻止。

 

于是我一边捏着女友高耸的柔软,紧随赵淮山离去。

 

……

 

“不错啊,还是三室一厅,得不少钱吧。”

 

在赵淮山的公寓转了一圈后,我不由感叹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错。

 

哪知这小子竟然说了一句钱到算个鸟,人活一世应当及时行乐。

 

“主卧是我的,你们两个随便住,别客气,把这里当成自己家。”

 

赵淮山说完冲我一阵挤眉弄眼,顺道还在林萧的翘臀上狠狠拍打了几下。

 

女友这时揽住我的臂膀,“咱们……洗洗睡吧?”

 

看着媚眼如丝,脸颊泛红,清纯可人的女友,我小腹突猛然串起了一股邪火。

 

特别是见识到女友在那老色鬼胯下婉转承欢,放浪形骸的模样,我再也忍不住,一把抱起女友,随手打开一间卧室,将她扔在床上。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