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 啊 太大了慢点儿/酥麻软涨啊哦

  • A+
所属分类: 检讨书3000字 2020-05-13 21:14:19
感受到了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体温,他心中欣喜万分,也许,离那一天不远了吧。

 

玉芬嫂子会心甘情愿的和自己……

 

看着还在飘雨,阴暗的天空,王田和玉芬的心中却是明亮极了,丝毫没有因为这场大雨而心中不安。

 

算了算时间,王田看着天空喃喃道:“应该差不多了吧,我还是太善良了……”

 

李强正坐在警车的后排,和车里的几名警察有说有笑,甚至还和几名警察说着等下到城里去之后,要去哪家会所消费,他李强全包。

 

几名警察嘴上拒绝,心里却是乐开怀,这一趟差没白跑,冒着这么大的风雨从城里来一趟这破乡下,好歹也捞到了一次大保健不是。

 

可就在这时,李强拿烟的手却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

“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,难道是好久没碰过女人了,激动起来了?”坐在副驾驶的警察还在打趣李强。

 

李强没有说话,反倒是四肢越发的颤抖,紧接着,便是浑身抽搐,他倒是想说话来着,可是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张着嘴,喉咙里不断地发出“嗬嗬”的声音。

 

警察终于发现不对了,赶紧带着李强去医院检查。

 

医院检查结果,植物人!

王田看着玉芬俊美的脸庞,笑着说道:“嫂子,你放心吧,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。”

 

造成李强植物人的,自然是王田,只是他还是没有那种狠心直接杀了李强。

 

第三、六、九节脊柱是人体中枢,尤其是第九节脊柱,那个地方,就是人们俗称的“死穴”。

 

如果刚才王田的金针直接打在第九节脊柱上,李强会直接死亡,而不是变成植物人。

 

可王田毕竟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,真要他杀人,他还是没有这个狠劲,所以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金针打在了李强的第六节脊柱。

 

至于那金针是什么东西,王田自己也不知道,这是当初他师父,也就是那个老中医留给他的,只有三根,让他一定谨慎使用。

 

……

 

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天,村里的人都愁眉苦脸了起来,这样下下去,今年的收成可就要完蛋了。

 

王田这几天过得很幸福,因为玉芬嫂子天天会给他送饭。

 

这几天,玉芬和志刚分房睡了,哪怕是吃饭,玉芬和志刚也没有什么话说。

 

“小田,吃饭了。”

 

这天下午,玉芬又提着饭盒来了。

 

“嫂子,不用天天给我送饭的,这么大的雨,多难走啊。”王田心里虽然很幸福,可他却不忍心玉芬嫂子天天冒着这么大的雨来回跑,每次都将自己淋得通透。

 

“没事,来,快吃吧,不然就要凉了。”玉芬满脸笑容的替王田把饭菜拿出来,将筷子递给他。

 

玉芬自己都没有发觉,她和王田待在一起的时候,笑容越来越多了,话也越来越多了。

 

王田也不多说什么,接过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

玉芬笑看着王田,心里开心极了,对于她来说,王田能大口的吃,不剩下一点饭菜,就是最好的夸赞了。

 

“嗝~”

 

将玉芬嫂子送来的饭菜全部吃完之后,王田舒服的打了个饱嗝。

 

吃自己女神做的饭菜,就是香!

 

而这时,门外响起了拖拉机的声音。

 

志国叔带着王有福和刘桂云过来了。

 

“王叔,王婶,志国叔。”玉芬羞红着脸和几人打招呼。

 

玉芬老觉得看着王有福和刘桂云有些紧张,就好像丑媳妇初次见公婆似的,每次见到二老,都会红脸。

 

“玉芬啊,又给小田送饭来了?真是麻烦你了。”这几天,王有福每天都会来换药,所以撞见玉芬好几次了。

 

二老倒是没往别处想,就是觉得玉芬对小田挺好的,刘强的事情也被王田特意交代,别告诉二老,怕他们担心。

 

“不麻烦不麻烦,小田爱吃就好。”玉芬的脸更红了。

 

“爸,你去里屋,我洗个手就给你换药。”王田看着玉芬娇羞的模样很是好笑,他心中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想象,他、玉芬嫂子、爸妈,真像是一家人啊。

 

话说回来,要真能娶到玉芬嫂子这么好的媳妇儿,那可就太美了!

 

王田给父亲换了药,几个人坐在大厅里聊得火热。

 

就在这时,一道急匆匆的人影冲了过来。

 

“老王,志国,快,赶紧跟我去河边,不然来不及了!”村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焦急的说道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

 

见村长这幅模样,几人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。

 

“洪,洪灾,河水已经进田里了!”

 

“什么?!”王有福顿时站了起来,这事严重了,河水一旦漫过水位线,那很快就会如同猛兽一般,冲进村子里。

 

“志国,你有拖拉机,赶紧往村里走,去拉帮忙的乡亲们过来,然后去铁背山,我让老陈他们在那里挖沙土装沙袋,你负责运输。”

 

“老王,你和我走,我们先去河边,桂云,你就呆在诊所,我让村里的妇女们都在诊所集合了,你们一起等安排,玉芬,你赶紧回去,让志刚也赶紧去河边。”

 

村长用最快的语速做出了安排,一旦村里发生了什么天灾,那肯定是全村人都动起来,一起面对。

 

“爸,你腰伤还没好,你就呆在诊所,我去,我力气大,能做的事情也多!”王田对于村长征用诊所的事情没有多说什么,都这时候了,如果还要计较,那就不是他王田了。

 

“对对对,老王,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,你就在这,做一个暂时的妇女会主任,帮我调度等下集合过来的妇女们。”村长急糊涂了,差点都忘了王有福受伤的事情。

 

“不行,这么大的事情,我怎么能坐得住!我要去前面!”王有福不干了,一个大男人,不上前面帮忙,留在诊所里和一帮妇女们在一块像什么话!

 

“胡闹,王有福,你也是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要服从安排,这五十年都没遇过这么大的洪水,这肯定是一场硬仗,如果后方不稳定,前面的男人们怎么安心抗洪,你的工作很重要!”村长以前当了十几年的兵,别看现在六十了,平常一副老好人的模样,一急起来,还挺有气势。

 

“是啊,爸,你就听村长的吧。”

 

“王叔,咱们一帮妇女在这,总也要有个主心骨不是,有你在,万一村长有什么工作安排,咱们也有个人调度,不至于一团乱。”玉芬也劝慰起来。

 

“老王,你听孩子们的,别犟。”刘桂云也说道,他知道自己老头子什么性格,热心肠,村里有点什么事,比谁都积极,可现在,他自己还有伤在身,万一再有个好歹,那可怎么办。

 

“好,我知道了,刚才是我急了,村长,我就在这,不给大家添乱。”王有福也冷静了下来。

 

“小田,你……”村长看了看王田,他其实不想让王田上去,他是个瞎子,按理说要受到照顾才对。

 

“村长,别说了,赶紧走吧,要再晚点,河水可就真淹过来了!”王田知道村长想说什么,打断了村长的话,平常装装瞎子就算了,这时候了,就算被发现不是瞎子了,也没什么了,村里的安危最重要。

 

“好!”村长也不是什么婆婆妈妈的人,而且男人实在太少了,多一个人帮忙也的确会好很多。

 

王田随着村长来到河边的时候,还是晚了,看着眼前的景象,王田大吃一惊。

 

河水已经淹了过来,靠近河岸的十几亩水田,已经看不到了,村子里的男人们卷着裤腿,打着赤膊,在原本的河堤堆沙包,想要建起一道临时的河堤,来抵挡洪水。

 

可雨一直在下,洪水如同猛兽一般,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,那刚树立起来的临时河堤,被波浪一冲,就再次溃散……

 

王田二话不说,脱了衣服就过去帮忙。

 

可一个王田,也起不了什么作用,洪水不断的冲过来,沙包实在是不够,人也不够。

 

很快,村民们的防线就被逼得不断后退,洪水越靠越近,一些地势低的房屋已经被淹了,浑浊的洪水中到处都是飘散的桌椅板凳,还有一些床单衣物什么的。

 

“村长,赶紧打电话,让妇女们带着家里的贵重东西撤离,撤到地势高的地方去,家畜也要撤离!”有村民回头大声喊道。

 

“往诊所那边撤,那边是全村地势最高的地方,家畜都安顿在那边的村民家,地方不够,就赶紧搭建临时的棚户!”王田也大声喊道,这时候,已经没有什么你家我家,需要集体的力量了。

 

村长赶紧往诊所跑,王田赶紧喊:“打电话啊,村长,打电话,要么播广播。”

 

这会儿,王田已经不在意会不会发现是不是他是不是瞎子,见村长还要跑,这多耽误时间啊,危机时刻,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。

 

村长一拍大腿,是了,自己一急起来就什么都忘了,好几次都是这样,明明可以打电话的,自己却非要跑过去通知,浪费了很多时间。

 

村长赶紧掏出电话,给王有福打电话,让他安排妇女们的工作,又打电话给老陈,让装沙包运沙包的速度快一点,河边扛不住了。

 

一顿通知之后,村长自己也脱了衣服鞋子,卷着裤腿下水了。

 

志国和另外两家有拖拉机的,拖着沙包赶了过来。

 

王田等人赶过来运沙包过去,一百多斤的沙包,其他成年男人一个人能背个两包就算不错了,可王田,扛了四包还不走,让志国继续加。

 

“小田,你真能扛得住?”志国都有些不敢相信了,好家伙,力气也太大了吧?

 

“志国叔你放心,才四包算什么,再加两包!”王田果断的说道。

 

一道瘦弱的身影,扛着六个沙包,往河边赶,这风景让人忍不住夸赞:“好小田,力气竟然这么大!”

 

“厉害啊,小田,有了你要轻松很多啊!”

 

这时候,大家都忘了,王田好像是个瞎子的事情,一心都在抗洪上。

 

……

 

那个小小的诊所,已经成为临时的抗洪基地。

 

妇女们在王有福的组织下,有条不紊的做着手头的工作,有搭起炉灶做饭的,有帮忙搭建家畜用的棚户的,还有在煮凉茶,等会儿给前面的男人们送去……

 

诊所外,玉芬一边帮着搭建临时的棚户,一边看着越来越近的洪水,心中担忧不已。

 

她远远的好像看见一道身影,扛着好几袋沙包往洪水中走去,那身影没有多么的高大,可看上去却伟岸无比。

 

一个才十八九岁的少年,肩上扛着的,却是和那些大人一样,是村子里的安危。

 

这,才是真正的男人!

 

看着那道不断扛着沙包建立临时河堤的身影,玉芬将额前被雨水和汗水打湿的秀发拢到耳后,笑着继续搭建棚户。

 

……

 

“往后撤,顶不住了,大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!”村长见根本就拦不住洪水,赶紧组织大家往后撤。

 

洪水越来越大,被淹的地方也越来越多。

 

村长想向隔壁村求援,可情况比想象的更为危急,隔壁的几个村子,全都遭到了洪水的侵袭,王田他们村还算好的,在中游地段,地处下游的几个村子,洪水更严重,村子里大部分都已经被淹了。

 

村民的防线一撤再撤,眼看着离诊所越来越近,只有五里地了。

 

妇女们看着被淹掉的家里,有的咬牙继续干活,有的嚎啕大哭。

 

王有福叹了口气,他不知道,自己家是不是也被淹了,他家里更惨,是土砖房,一旦被洪水冲击,随时都有垮掉的可能。

 

他看了一眼在后面帮忙做饭的刘桂云,叹了口气,没有说话,现在不是担心自己家里的时候,整个村子都面临五十年来最大的危机。

 

“村长,不能撤了,再撤洪水可就真的要淹到诊所那边了!”王田将脸上的雨水抹去,凑到村长耳边大声说道。

 

村长看了看依旧是瓢泼大雨的天,坚定的说道:“那就不撤了,咱们就在这建防线!”

 

一车车的泥沙不断的运过来,村民们也开始从洪水中捡一些有用的东西,比如实木的凳子,大石块之类的,帮忙稳固沙包。

 

在王田等人共同的努力下,洪水终于是停在了离诊所五里的地方。

 

众人看着渐渐变小的雨水,心情都是大好,哪怕现在有很多地方已经被淹了,可万幸的是,总算是止住了洪水的攻势,没有让情况在恶劣下去。

 

“小田,你,老陈,志国,再带几个人,先去吃饭,我们守着,等你们来了,我们再去吃饭。”村长叉着腰大口的喘着粗气,年纪上来了,不服老不行。

 

“村长,你也去吧,我们守着就行。”有村民不忍心村长陪着一起在雨里淋着,在水里泡着。

 

“不行,我是村长,我怎么能离开。”

 

“村长,你跟着去吧,这鬼天气还不知道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,你和老王他们研究一下,如果情况再恶劣一些,该怎么办,咱们不能这么干等着啊,必须得有个对策。”有村民接过话说道。

 

村长想了想,这人说的的确有道理,现在能止住洪水也只是暂时的,如果这雨真的再下下去,现在的这点沙包,肯定挡不住的,得想个其他办法。

 

“行,我去和他们一起商量一下,你们在这看着,一旦有什么问题,第一个通知我。”

 

王田和村长等人一个个累的跟驴似的,一边喘气一边往诊所走。

 

诊所里已经备好了饭菜,就等着他们回来了。

 

“小田,累坏了吧,来,赶紧喝口热茶。”玉芬老远就看见他们过来了,第一个冲了过来。

 

“嘿嘿,老王,这是志刚家媳妇儿,还是你家的?”志国在一旁打趣道。

 

刘桂云刚好端了菜过来,听见志刚的话,笑眯眯的说道:“我倒是想玉芬是我家儿媳妇,可就怕玉芬看不上我家小田。”

 

几人哈哈大笑,羞得玉芬红着脸就往屋里跑。

 

村长看了一圈,却是问道:“说起来,好像还真没看到志刚,他去哪了?”

 

志刚妈在一旁接过话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志刚不太舒服,在家休息,我替他来了。”

 

众人都没说话,看志刚妈这模样,就是有什么隐情,只不过人家家里的私事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

村长有些气不过,这么大的事情,村子里能来的都来了,都在帮忙,连小田这个身体不方便的人都来了,你志刚也算是个男人,却在家里窝着,让媳妇儿,老娘出面,算是个什么意思?

 

可想了半天,村长还是叹了口气,算了,这事全凭自愿,来不来随他自己吧,只是以后要是他志刚有什么事情,就别怪村子里的乡亲不帮忙了。

 

原本就不宽阔的诊所大厅左边靠窗,一帮妇女搭起了炉灶,生火炒菜。

 

右边是药柜,妇女们把家里带过来的桌椅板凳摆成一排,方便男人们吃饭。

 

村长等人上了桌,都是狼吞虎咽,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半了,还有的人连晚饭都没吃的。

 

一顿饭刚吃完,外面又是电闪雷鸣。

 

“哗啦啦”

 

原本小了一些的雨水再一次倾泻下来,揪住了所有人的心,这洪水,能抗住吗?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